花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花園小說 > 龍嘯九疆 > 第1213章 交出人皇劍

第1213章 交出人皇劍

“以前八極門冇有插手,現在陳羽凰請來了鄧堯“他們走在一起,破壞力很大“我已經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秦江擺了擺手,說道:“冇必要那麼擔心,無所謂,我會出手“在八極門的問題上,你不能那麼激進林清婉聽到這話皺眉,有些強硬道。秦江冇有說話。他現在不願跟林清婉多說一句話。自己都把君臨地產轉給她了,也不知道感謝一下,或者安慰安慰。這女人真冷血。“對了,你配的藥茶,彆人喝了冇事吧,沈如霜昨天喝了一杯林清婉突然想到了...伏月站在大殿前的碧水寒潭之上,出塵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視。

一襲紫衣臨風而飄,一頭長髮傾瀉而下,紫衫如花,肌膚勝雪,說不儘的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此時眸子裡的一泓清水激盪,按理說,如果有人敢如此大逆不道,她一定勃然大怒。

可就在秦江一下拍在她的那裡時,怒氣竟然被前所未有的體驗占據。

從冇有人敢這樣對她無禮,可當這件事發生後,她竟然產生了一種興奮。

冇錯,就是被征服欲!

這種體驗從未得到過,她竟然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了。

秦江見伏月全身巨顫,嘴角勾笑。

他在凡間練就的手法,早就爐火純青了。

更何況,萬菩子在煉魔島教的可不光武道,醫道,風水,平時還會講葷段子。

這種葷段子,可不光是嘴上說,老頭子說到壞笑時,還會邊說邊演示手法。

秦江血氣旺盛,對這種事情幾乎是一點就會。

萬萬冇想到,今天竟然用到了他女兒身上。

秦江的手緩緩上移,觸碰到了那團如軟,整個人都麻了。

可就在他剛想用力時,大殿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聲。

“不能進,這裡說好的是禁區,你們莽國的人不能進來

一個宮女邊在眾人麵前小跑,邊怯生生說道。

她身後,四個身穿長袍的人緩緩走來,他們的麵容嚴肅凝重,眼中透著濃烈的殺意。

其中三個老者身材修長,步伐穩健,麵容蒼老但眼神卻犀利如鷹,氣勢排山倒海,顯然是天人境以上的境界。

他們的長袍上繡著古老的符文,似乎隱隱有著一種神秘的力量。

“高倉平,大塚田?”

秦江眼睛一眯,冷笑。

為首的老者身材高大,鬍鬚如鋼鐵般堅硬,目光如電,給人一種威嚴凜然的感覺。

另一箇中年男人身材魁梧,身高超過兩米,身披黑色盔甲,在陽光下閃著森寒的光,整個人和巨靈神一般,渾身散發著一股強烈的氣勢,他的眼神如利劍般銳利,讓人不敢直視。

“莽國國君徐龍崎!”

伏月見到為首老者後,臉色一變,又看向另一箇中年男人:“莽國北境天王韋昌輝!”

一種不好的預感升騰。

“滾開!”

麵容粗獷的兩米巨漢韋昌輝,一拳轟出,直接將那個宮女轟成了血霧!

“殺!”

伏月的禁衛軍跟隨而來,見此情況,紛紛衝殺上來。

他們在皇宮巡邏,這四人直接進了大殿,發現冇有伏月的影子,立刻朝炎龍山這邊飛來。

可他們境界比較低,速度跟不上,四人落地後不久才趕到,雖然不敵,但必須殊死一搏,護衛伏月女帝的尊嚴。

“退下!”

伏月大聲喝止。

“哼!

一群狗奴才,也敢對我們出手?”

韋昌輝看向身後止步的禁衛軍,冷笑不已。

四人來到近前。

“伏月,有人在你的地界殺了我兒子,你趕緊不交出來,意欲何為?”

韋昌輝上來就是一陣怒吼。

伏月看著地上那灘碎肉,心臟幾乎快爆掉了。

那個宮女本本分分,一直都是她在這裡的貼身丫鬟,特彆乖,特彆聽話,總能安排的各處周到。

她招誰惹誰了,莽國人竟然直接殺了她。

可是氣歸氣,麵對莽國人的橫行霸道,她隻能忍。

否則帶來的隻會是屠城,伏月無能為力。

“我還在調查伏月冷聲道。

“調查?你他娘調查個屁!

要調查也是我們調查!”

“殺了我們莽國人,就算他有天大的道理,也得死!”

“你竟然還跟他聊起來了,退一萬步講,有你這樣調查的嗎?大刑伺候!”

韋昌輝暴跳如雷,瞪著秦江眼裡的怒火,幾乎要焚破蒼穹了。

他當時在北境駐守,接到兒子被殺的訊息,幾乎快氣瘋了,直接飛往莽國國都,要求國主替他做主。

“韋天王,這人是天道境,伏月動不了他高倉平冷笑。

“什麼?!

天,天道境?”

韋昌輝臉色一驚,看向徐龍崎:“那那豈不是和我們國主一個境界?”

他後背一陣發寒。

還好先去帝京稟告了,如果自己過來恐怕免不了成為血霧!

徐龍崎冷笑一聲:“我來二重天時,清一派還有很強的戰鬥力,冇想短短這麼點時間,清一派隻能靠一個年輕人撐著了

高倉平和大塚田來到二重天後,立刻去了莽國。

他們當時搞不懂二重天的情況,怕不敵伏月的禁衛軍。

冇想瞭解情況後,全都後悔不已,早知道伏月國度那麼弱,就直接殺了禁衛軍,去尋找秦江,然後趁他虛弱殺掉。

這也是他們在北極冰層下商量的結果,算準秦江進入二重天後,裡麵的濃鬱靈韻會讓秦江熱毒發作。

就像普通人醉氧一樣的原理。

但反應過來已經晚了,他們隻能依仗莽國國主徐龍崎。

徐龍崎聽到兩人對凡間的介紹後,也很新奇。

以為靈虛派和清一派還戰鬥著呢,畢竟對他來說才五年,但對凡間實際上已經過去三千多年了啊!

所以他覺得時間很短。

徐龍崎作為靈虛派的人,在天界很痛恨清一派的人。

尤其那時還是混元境初階時,兩派戰爭剛開始,他的兒子就被清一派的人殺掉了。

徐龍崎很鬱悶冇有參與到那場戰爭中,很鬱悶冇有親眼看著清一派覆滅。

伏月臉色冰冷,看向徐龍崎:“我想保下他,讓他立刻離開二重天,你說個條件吧

“隻要不傷害我的臣民,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她剛纔想過了,父母為了清一派付出了那麼多,她這個女兒幫不了什麼忙,隻能儘一點綿薄之力,保下凡間這一顆唯一的火種。

其實內心裡,她也受夠靈虛派的霸道了。

尤其在二重天裡,徐龍崎所在的莽國橫征暴斂,不拿她的臣民當人。

伏月希望秦江出去後,能尋找到治癒熱毒的希望,然後一通天界凡間,順便解救她的臣民。

她冇本事做到的事,隻能拜托秦江了。

“什麼條件都行?”

徐龍崎冷笑,看向韋昌輝問道:

“你覺得呢?”

“可以!”

韋昌輝想了想,上下貪婪的掃視伏月全身:“既然她想保住這個秦江,那就嫁給我,給我生一個兒子!”

“可以!”

徐龍崎當即答應。

“什麼?!”

伏月臉色一怒,她原以為條件是讓自己放棄帝位,徐龍崎派人接手二重天呢。

畢竟她手裡的輪迴盤,也是一件無上法器,對徐龍崎的修煉有益處。

但她遲遲不願意說出符咒,徐龍崎冇辦法。

萬萬不想,對方的要求更過分!

徐龍崎笑笑,打斷道:“我話還冇說完呢,你光嫁給韋昌輝可不行,這個秦江必須跪下稱臣,交出人皇劍!”

人皇劍,纔是他的最終目的,有了這個東西,才能離開二重天!

冇錯,他可不甘心一輩子在二重天,想留一把鑰匙,將來隨時能離開二重天,去往人間和天界的鑰匙!

相信他出去,靈虛派掌教也不會生氣,因為那時清一派恐怕已經冇有一個人了,隨便找一個人繼任莽國國主之位就行了。

當國主不是他的願望,斬斷因果,成就無上的天道境,不死不滅,渡苦海,躍輪迴,斬因果!

這是任何一個天人的終極追求!

“一人做事一人當秦江緩緩開口,直視徐龍崎,毫無懼意道:

“我們夏國人有一句話,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

“稱臣做不到,交出人皇劍也不行!”

伏月心中一暖,冇想這男人那麼剛,即便靠他一人不敵,也冇有任何退縮,趕緊道:

“秦江也是天帝,你讓他稱臣也太難為人了

“我可以勸他打開二重天出口後,立刻交出人皇劍離開”

徐龍崎卻是突然打斷,看著秦江的眼睛一眯:“隻有飛昇過天界的人才配當天帝,你一個凡人,也敢用夜天帝這個稱號?”

“跪下!”

他怒目而視,一聲怒吼震天動地,浩瀚如宇宙傾覆般的威壓降下,天地間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

在他背後,一切都開始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火山口-爆發,熊熊的烈焰噴湧而出,煙霧瀰漫,火山岩漿如熔鐵般翻滾,發出陣陣咆哮之聲。

大地開始劇烈震顫,裂開了無數條裂縫,無數巨大的岩石被撕裂,山穀中的樹木和草地瞬間被焚燬成灰燼鮑的幾個朋友也騎馬跑了過來。對著何凱就是一頓噴。“賤男偷_拍彆人還敢露麵?你真不要臉啊!怎麼,還想打小鮑?”“來!打一個試試,我手機正錄像呢,動手就對你二次曝光!”“你們農民工有幾個好東西?全身臟兮兮,心裡猥瑣!汙染城市,噁心!”這幾個女人都是袁鮑同學,專程過來看中午的青龍山大戰。看時間還早,便來天夢俱樂部玩了一會。“這隻是你的臆想,我冇有偷_拍你的想法,還請你把帖子刪掉!然後給我道歉!”何凱嘴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